top of page

不容青史盡成灰 <民間史料數位平台>成立周年茶會

「唯有留住史料,像1949這樣巨大的歷史傷口才有癒合的機會!」前台大校長管中閔日前在<民間史料數位平台>成立周年茶會上的致詞,令現場熱心保存史料的人士、尤其是工作團隊大受鼓舞。

圖說:前台大校長管中閔直言:「選擇背對歷史的人,也會在歷史中找不到自己。


1937-1949年中國經歷了了兩次慘烈的戰爭,海峽兩岸幾乎沒有人能逃過它的影響。但一般大眾對它知道多少?受到前政大新聞系汪琪老師的感召,一群由學生、友人、文史及媒體工作者組成的志工團隊,一年來提供了上百篇的文章、圖片和各式史料(包括日記、書信、證件、獎狀、票券﹑相片、影片、家族口述歷史… )在此平台上,即便沒有政府或企業支持,但他們深信只要「有越多人支持這個平台,就會有越多資料被保存下來、被使用」。


汪琪在致詞中用「寂寞」形容這個沒有回報、大多數人不感興趣、也不想做的大工程,因著一群人「逆流而上、不願放棄」的堅持,許多珍貴的史料和小人物的故事得以存留。



圖說:前政大新聞系老師汪琪成立<民間史料數位平台>,旨在收集、保存與提供民間史料。


誠如採訪自己祖父(抗戰老兵)故事的年輕作家邢若琳,在她文章中所描述:「所有曾經貼身的、溫暖的、忠誠的記憶,我們都不丟」。


喜歡讀歷史的管中閔曾在鑽研抗戰史料時深有感觸,歷史不是只有聖君賢相、政治鬥爭、軍事戰爭,往往打動人心的是生命中的悲歡離合、日常生活的堆砌,就是這些小人物的故事,讓歷史「立體、鮮活、充滿生命力」。


他指出,在歷史的長廊中,很多人是先選擇自己站立的位置,從而決定怎麼「看」歷史,或是「扮演」歷史,甚至選擇「背對」歷史--假裝不曾有過這段歷史或打心底希望沒發生過,「這些背對歷史的人,以後也不會在歷史中找到自己」。


圖說:邢若琳的爺爺忍著病痛接受孫女採訪拍照;正是這些小人物的故事,讓歷史「立體、鮮活、充滿生命力」。


中央社國內新聞中心主任羅廣仁在現場分享很多極為珍貴的照片,大都是父親羅超群生前所拍攝,父子倆這輩子「水裡來﹑火裡去」用鏡頭見證歷史、用生命守護史料,「不容青史盡成灰」正是他們的寫照!羅廣仁回憶民國70年莫瑞颱風夜,父親任憑電視冰箱泡在水裡不救,緊緊抱著三只大皮箱和他坐在飯桌上守候到天亮,他當時不知道箱子裡藏的是什麼?就像父親當初按下快門的那一刻,也絕不會想到日後有何用途?



圖說:中央社國內新聞中心主任羅廣仁與父親羅超群一輩子「水裡來﹑火裡去」用鏡頭見證歷史、用生命守護史料。


這些珍貴的照片包括: 羅超群保存了33年有關孫立人將軍的照片,終於在他平反後得以公諸於世。當年孫將軍部屬的親人怕受牽累,很多照片是自行燒毀,攝影記者則是在情治單位監控下「將底片放進相機後、連同照片一起焚毀」;遭誣陷者的後代子孫是從羅超群拍攝保存的照片中,得以一窺父執輩年輕時的「英姿」。


其他還有公視製作人齊怡則是在羅廣仁為父親舉辦的攝影展中,意外發現母親當年參加女青年大隊的照片;最戲劇化的是一位老兵在古寧頭戰役的攝影回顧展中,赫然看到自己70年前被拍下的照片…,一一訴說著「歷史其實也是每個家庭的故事」。

一位國軍將領讚許羅廣仁自掏腰包為父親舉辦各項影展是「大孝顯親」的義舉,而他深受感召的是父親一輩子只做一件事,「見證歷史、紀錄歷史、保存歷史」,他要做的是繼續「傳承」歷史!


圖說:相隔七十年後,羅廣仁與老戰士郭興誠(手持自己年輕時照片)合影


究竟何謂歷史?茶會上壓軸登場的名作家張曉風用幾個小故事來詮釋:

當年南亞海嘯發生時,外地觀光客死傷慘重,以船為家在海上討生活的「蜑家人」大都全身而退,因為他們從小就會唱的這首兒歌「當海浪向後退,魚蝦蹦上海灘時,趕快拔腿逃命…」,正是老祖先對後代子孫的提醒:「有些事情務必記得,跟你的生死攸關!」


中國人老祖先的智慧則在甲骨文展露無遺,張曉風拆解「史」這個字,上面是「中」、下面是「手」,意寓以「持中公平」的精神、用「手」這個工具去寫歷史。還有從小篆看「古」這個字,也可拆解為「十」「口」,意寓歷史就是跨越十代的後人,仍在以口相傳。




圖說:張曉風拆解「古」為「十」「口」,意寓歷史跨越十代,仍在以口相傳。


然而,講故事是要「付出代價的」,今年82高齡的張曉風日前帶著七公斤重的林可勝專書,想趁赴廈門演說時請託廈門大學出版,因為林可勝父親林文慶曾任廈大校長,父子都是捐款不落人後的愛國華僑、先後留學英國愛丁堡大學也都研讀醫學,成就卓越。


「這位連國語都不會講的華僑,在抗戰時回到北京,訓練軍醫,創建國防醫學院,他的故事不該失傳!」張曉風自嘲她付出的代價只是把書拎過去,不像<民間史料數位平台>的志工們是付出極大的心血,努力地把一個個故事「找出來、送出去」,起心動念「讓大家恢復到像個人的感覺,會被很多事情感動;不會不在意歷史、不在意這個民族受過的屈辱,並從艱困的環境裡爬起來!」


張曉風最後以<摩西五經>的故事總結,當年雅各在曠野逃命時「以石當枕、夢見天梯」,然而他曾經澆上油刻意留作紀念的那塊石頭,如今遊客早已無據可考,令張曉風很感慨「石頭不如口頭,口頭又不如筆頭」;再次提醒眾人,所謂的歷史,就是要懷著持平的心,不但用口,更要用手把它寫下來。


圖說: 張曉風點出大部分唐詩「抒情不敘事」,唐朝詩人韋莊的<秦婦吟>是少見對戰爭描述深刻的作品。



16 views0 comments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