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巴蜀文化大師譚繼和:巴蜀文化是神秘、浪漫和理想精神的綜合

文/陳盈凱


2023年8月,文化大學新聞成都移地學習團在成都濃園獨家訪問巴蜀文化大師譚繼和及祁和暉兩位老師,兩位老師鮮少同時接受訪問暢談巴蜀文化,譚繼和訪問時強調,巴蜀文化包括了生態神奇、文態神秘以及心態神妙三個特色;祁和暉則指出,她曾到過台灣訪問,對於台灣仍保存許多中華文化感到親切。為了保持兩位老師談話的精髓,本報以紀錄稿方式記錄下這次的訪談,以下是兩位大師談話紀錄。


▲ 巴蜀文化大師譚繼和(左)及祁和暉(右)接受文化大學新聞系專訪


譚繼和:

你們(文化大學移地學習團)第一次來到四川,就像是初唐的詩人王勃來到巴蜀,他也是對巴蜀的江山之雄、人文之勝感到印象深刻。巴蜀文化主要的特點,簡單來說可以歸納為三句話:

第一是「巴蜀生態神奇之美」

也就是說,我們巴蜀生態有八百萬年的大熊貓,牠的生存基因以及生活的基因,已經移植到巴蜀的生態保存之中,才會有大熊貓的存在,這是八蜀生態神奇之美。王勃二十歲來到巴蜀的時候,第一次就是為了來到巴蜀旅遊,古人以旅遊為目的來到巴蜀的,目前就我考證下來他可能是史上第一人。巴蜀地區的景色可以用宇宙之「絕觀」兩個字來形容,意思就是「絕佳的景觀」!這個「絕觀」不只是中國、天下的「絕觀」,而且是宇宙的「絕觀」。

▲ 八百萬年的大熊貓生活型態已經融入巴蜀人的文化之中


巴蜀文化的第二特色就是「八蜀文態神秘之美」

「文態」是指巴蜀的文化樣態,三星堆出土的文物,是殷商時代中華禮樂文明的展現,這些文明造就了現在這些神秘的、神聖的青銅和玉器的出現。

▲譚繼和(中)及祁和暉(右)暢談巴蜀文化,文大新聞系主任郭文平(左)一旁仔細聆聽


我們這些歷史學家建議年輕人在看三星堆時,可以關注一下為甚麼會有這些奇特的青銅面具,你可以想像成是外星人來了。古人難道有看過外星人?這一點也不奇怪,我們古人一開始就想要仰望星空探索宇宙。這在我們現代人的想像中看來也不奇怪,這是古巴蜀人神奇的想像力。「想像力是文化的源泉,文化就來源於好奇」;文化要進化到文明就要進一步把我們的好奇心,轉化為我們的智慧!把智慧作用於衣食住行的文化。」


你們去看祖先創造的那些包括金面具、青銅面具、青銅人像、還有玉器等,往往都和飛鳥的造型相互聯繫,這就是在考古學上的「飛鳥崇拜」。文化學者說這叫「仙鳥崇拜」,只有鳥能夠翱翔天空自由自在,就可以發揮這種想像力,來到天上進到神仙的世界,所以這種神仙的想像最早就是來自我們巴蜀。仙鳥崇拜就像是仙鳥飛上天一樣,叫做「羽化飛仙」,就是人長上翅膀飛上天去成為神仙。 


我們三星堆有關鳥的形象就有幾千隻,這就是巴蜀文態的神秘之美,巴蜀人化好奇心為想像力,把想像力拿來製造生活器具,祭祀敬畏的神靈,這叫做「文化創始靈」,我們這邊就是文化創始靈重要的一個創始地,我們中華人的文化創始是傲視於整個人類文明,唯獨中華文明有最突出的特性。

▲ 譚繼和老師的鉅著《八蜀文化通史》即將出版


根據歷史紀錄,黃帝的兒子和孫子也都來到四川,這也是大禹出生的地方,在中原的影響之下,巴蜀發展出了這些想像力,所以我們可以說:「中原文化重理,巴文化重鬼、蜀文化重仙人、楚文化重巫」。其實這個巫也是神的意思,所以楚文化的特點以屈原為代表,他專門寫天文,也就是這種浪漫的神奇的宇宙想像。


巴蜀文化的第三個特點就是「巴蜀心態神妙之美」

心態就是指我們的精神思維、和思維的方式,通稱為心態包括:我們的靈魂、精神家園和終極價值觀。當然體會最多的就是文化產品和藝術產品,來源於中華傳統文化。歷史是現實的根,我們的文明就是現代化文明的根還有魂,巴蜀這塊地方從古到今都是福星地!這些文化都是一脈相承、發展路徑都是一樣, 中華文明與其他世界文明最大的不同在於「它是互相比較互相學習共同發展」,五千年不斷且常盛。


前面這三點歸納下來,可以說巴蜀文化最大的特點就是神秘、浪漫、夢幻、理想及夢想精神,這就是我們巴蜀對中華禮樂文明所產生的最大貢獻,同時巴蜀的文明也是一種苦幹的奮鬥精神,和神妙的浪漫精神!


現在探討中華文明的生活方式,巴蜀地區的人生活「逍遙自在似神仙、行雲流水隨緣分」,就是說大家很隨緣,是中華文明兼容性、包容性的體現,只要我的心安定下來,這裡就是我的故鄉。

▲ 巴蜀人生活態度「逍遙自在似神仙、行雲流水隨緣分」。


我想你們從台灣過來,處久了也會有這樣的感覺,這裡夜市就是你的故鄉,這就是整個巴蜀文化的三大特點,包括了「三神三美」;巴蜀人對中華文化的整個貢獻,就是在浪漫主義的精神,而且這個傳統體現在巴蜀的人文、以及巴蜀的科技創造,一直傳承下來。


巴蜀一直以來出了不少的文壇領袖,天下第一的文壇領袖都是出在巴蜀,最早的司馬相如是繼承屈原下來,揚雄是漢代的孔子,他最大的貢獻就是把孔子的天人合一,發展成天地人合一!所以揚馬的精神就是中華文明的核心精神,也是浪漫主義的精神起點。再下來的詩仙李白也都繼承三星堆人,杜甫來四川不只是現實主義的詩聖,也是浪漫主義的情聖,而且不只是這些知識精英在傳承,我們民間尤其是成都也在傳承。


「變臉」就是傳承巴蜀人浪漫的想像,最早的「變臉」是在三星堆發現,巴蜀文化「總的精神」,可以用西漢辭賦家司馬相如的話「非常之人,做非常之事,成非常之功」來總括。這代表者巴蜀人「都不是一般人」,做的也不是「一般的事」。我們的非常之功不只希望來到宇宙翱翔,還想要追求太陽的光芒,所以從三星堆的仙鳥、再到太陽神廟,這就是我們中華民族價值觀的象徵,就是我們命運的文化符號。所以我相信海內外炎黃子孫,對於太陽神都會喜歡,它的內涵就在基因和血脈中傳承下來,這些東西作為行為藝術,提供了無窮無盡創意的源泉。


▲ 譚繼和及祁和暉兩位老師和文化大學新聞系師生合影


譚繼和:

成都目前的科技和文化產業都在發展,技術和科技十分了不起,但是這在文化產業中只能叫「形式產業」,而文化產業中最高級的叫「創意產業」。文化創意最缺乏,我們缺乏的是對幾千年的根沒有很好的起程,所以我希望我們可以走「以傳統文化為根的基礎下做非常之人」,我們今天說創意精神就是在講非常之人,成就大大小小的都是非常創意、創新、創造,是非常大的貢獻!而這種人是立根於大地上、立根於傳統的中華大地上。


我曾經到過台灣訪問,一進到台灣讓我最熟悉感到最親切的是,說的都是國語!西漢哲學家、文學家、語言學家揚雄說的「通韻」就是指國語。台灣用的文字也讓我特別感動,到現在使用的都是繁體字,從城市到鄉村都是用繁體字!現在中國學文科的大學生中很多都不認得繁體字。


傳統文化創造的,就是歷史上中華文明的歷史形態,而且這個歷史形態對人類的歷史做了很多創新的貢獻!所以現在面臨的人類文明發展的新形態,也是各種文化競爭的時代,雖然我們走在前頭,但不能驕傲!我們要對人類文明做出現代化的貢獻,不管做的是大事、小事,要記得就像司馬相如說的,是在為世界文明做貢獻!


▲ 三星堆面具是巴蜀文化中仙人崇拜的一環

48 views0 comments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