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藝術家的獨特筆觸:Alisa Gorelova對人體肌肉藝術的情緒展現

記者鄒慧慈、郭旻瑄採訪報導


▲ 成都濃園駐村藝術家Alisa Gorelova與其作品之合照。


Alisa Gorelova是2023年成都濃園圖像共生展覽的駐村藝術家之一,她的畫作以獨特的畫風以及人物為本,Gorelova說:「我的所有藝術主題都與人有關,以人為主的創作對我來說是一個自然而然的行為。」作為一個在全球各國展出的畫家,Gorelova以其獨有的繪畫風格,突顯了人體肌肉線條的美麗和情感,並且結合油畫與丙烯,以蠟筆輔助勾勒出人體的優美,引領觀賞者進入她心目中的人物世界。


Gorelova的畫作大多與人體肌肉藝術相關,充滿了她對於人類和他們所做的事情的熱情關注。她的創作核心強調人體肌肉的「流暢線條」,但是她不僅是局限於描繪人體外形,更多的是注重藝術的情感表達。繪畫人體藝術讓Gorelova有更多的自由,不需要畫臉或是五官,只需集中於線條和色彩,使觀賞者更能夠專注在她想要表達的理念。



▲ Alisa Gorelova於成都濃園藝術節現場創作


Gorelova 出生於 1988 年的俄羅斯,她目前在俄羅斯聖彼得堡生活和工作。畢業於列賓藝術學院平面藝術系,曾在中國成都濃園國際藝術村和芬蘭塞馬應用科技大學實習,Gorelova也是 Untamed Open Studios 的成員,經常參加各種藝術博覽會,其作品在俄羅斯、法國、義大利、中國、英國和芬蘭的許多國家展出。Gorelova 多半以壓克力顏料結合油畫顏料作為她的主要媒材,以「物質性」作為她的主要主題,她的作品努力將精湛的學術工藝與複雜的現代主義裝飾性融合在一起,正如她多姿多彩的作品的結構所體現的那樣。



▲ Alisa Gorelova於藝術節展出之藝術作品


Gorelova的作品專注於描繪人體,特別是「全裸」或「接近裸體」的形象,藉此表達情感和情緒。她對中華文化有深厚的興趣,讓這次展出作品在形式上和中國捲軸畫和掛軸畫的尺寸相互呼應,呈現出一種獨特的「長軸風格」。她說自己繪畫的靈感來源廣泛並且時常改變。Gorelova認為她的作品比起寫實的風格,更多是呈現情感和情緒,有時會有一些想法,但在創作過程中很多事情都會改變,所以她從來不知道最終會畫出什麼。

色彩的選擇在Gorelova的創作過程中扮演了關鍵的角色,她偏愛使用淺色系的搭配,強調亮色在作品中的重要性,以營造情感和情緒的氛圍。



▲ Alisa Gorelova於藝術節展出作品具有中國風


而在本次成都濃園2023圖像共生藝術節中,Gorelova現場創作的作品結合了「三國時期的人物」的故事,這也是她在駐村期間的靈感之一,從中華文化出發,並且結合了她過去對於人體和肌肉的繪畫偏好。Gorelova說,她喜歡從每一次的作品中找尋有趣的素材作為練習,並為下一次的畫作提供新的創作靈感,並且用畫筆帶領觀眾進入一個情感豐富且富有深度的藝術世界,突顯人體的美麗和情感,並為觀眾帶來不斷變化的情感體驗。


Gorelova的畫作表現出對「大尺寸形式」畫作的強烈偏好,畫作拒絕滿足於畫布的限制。觀看者從她的畫作中可以察覺出古代「壁畫」的思維,但她是從空間而不是平面的角度思考畫作。Gorelova說,她的創作是「三維壁畫」,其中每個組成部分都具有在展覽中懸浮的能力,與不同高度和距離的其他部分相關,擁抱整個房間 並試圖把觀眾拉進去。



▲ Gorelova的畫作《伸展》呈現出人物的肌肉線條


Gorelova 畫作中建構的身體形象,對於觀看者來說「毫無疑問是人類」,但是本質上卻沒有任何身分痕跡,沒有臉孔,沒有個人特徵,性別也不明顯,也沒有與其他身體的隔離,通常甚至沒有垂直方向。Gorelova認為,自己的作品中錯綜複雜的可塑性將強壯、痙攣的身體融入愛或敵意的高強度變形痙攣中不可分割的一體性中,畫作中如果有多個人物其「夥伴」或「對手」的角色彼此無法區分。Gorelova說,她希望觀賞者被帶入一場充滿戲劇性的矯揉造作和肆無忌憚的活力的欣喜若狂的儀式。


對於人物形象,Gorelova的畫作讓人想起米開朗基羅的原始文藝復興力量或羅索佛羅倫薩的人物風格,手臂、背部、肩膀、軀幹、頸部、大腿和腳踝的肌肉共同構築了一個中心,但是在一定程度上進入了複雜的關係強烈的風格。Gorelova的人物聚集在一起,拼湊在一起,形成「群眾的裝飾品」,體現了集體感性的狂喜,其中的暗示是「在這個人口過剩的時代,人類被迫同居在一起」。



▲ Gorelova人物作品常呈現沒有五官的樣態,圖為作品《無題》


Gorelova的身體圖像一直是「誇張的美學」和「創造」,這點甚至可以追溯到古代大師手稿邊緣的草圖和圖畫。但這種「粗糙複製」的品質,對於藝術家來說卻是一種純粹的「成為」形式,讓她將抽象繪畫的表現手段融入古典繪圖法與表現主義之間不太可能的結合。畫作中物體相互作用的能量色彩也被具體化,用各種對比色組合取代了單色,例如「動脈使用粉紅色」或「靜脈使用紅色」,部分肌肉則以較柔和的藍色或綠色色調表現。


在她的畫作中,Gorelova致力於將生命視為一種物質流動,並將生理和模仿並置。由於處於前性別狀態的身體似乎是純粹的感性導體,超越了文化上強加的男性/女性或強/弱的二分法,因此在她的作品中,「人物」之間沒有藝術區分「背景」或「構圖」計劃。這種繪畫力求將自己的主題盡可能地從代理中解放出來,被視為一種外在意志、一種疊加的秩序,因此必然違反了自然的、基本的意志。



畫家小檔案


2009年-車里雅賓斯克藝術學院的藝術家-教師

2016年-在薩馬亞應用科學大學(芬蘭Imatra)實習

2018年-當代藝術學院Paideia(聖彼德堡)



28 views0 comments

Comments


bottom of page